当前位置:主页 > 活动动态 >

文章标题:传承至今的“冠夫姓”怎么就成了封建毒瘤?

发布时间: 2022-04-13

  这个话题的灵感,来自于平台一个小众领域社会性违法热点推送,我在这个推送的评论区发现了一个很是让人不舒服的现象。

  绝大部分的评论,虽说都跟这个事件相关,可讨论主体,却不是这个事件本身,而是男女平权。

  一直以来,我自认为男女平权的关注人群可以分为不了解、了解但不关注、男女平权倡议者、男权倡议者、极端男权倡议者、女权倡议者、极端女权倡议者七大类。

  我呢,应该是属于了解但不怎么关注这一类,我相信这一部分人群肯定是最多的,相对的,极端男权以及极端女权应该是占比最少的两大类。

  可是在这个推送的评论区,占比最大的却是极端言论的键盘对线。在她们的评论里,我看到的不是追求男女平权,相反,更像是在刻意引导性别对立,也就是让男性仇视女性或者让女性仇视男性。

  深入了解之后,我才发现,我平常关注的几个平台都还是轻灾区,有几个我不怎么关注但体量影响都很大的平台才是重灾区。

  甚至一些比较冷门小众的平台,也都有他们的影子。全平台覆盖率绝对在百分之九十以上。

  但凡能区分开男女性别差异的热点,评论区百分百能看到男女权的键盘对线,比如最近的蒋明辉被刑拘事件,清华学姐事件、再往前的杨超越落户上海、以及一个现象级的大ip 丁真。

  我在这里放几个关键词,女权、反女权、男女平权、公知、性别对立、剩男剩女,但我不建议大家去搜索。

  早在2014年,中国九年义务教育人口覆盖率就已经达到了百分之百,高等教育普及率也达到了40%。

  可是在这些评论里,我看不到任何能彰显出泱泱华夏巍巍中华的大国风范字眼,婚驴、蝈蝻、蝻人、蝻蛆、拜屌教、拜屌癌,目光所及一片污言秽语,我都不知道男女原来还有这么细致的划分。

  我一度怀疑,这是不是某些别有用心的势力在故意针对社会发起舆论攻击,尤其是在拜登当选后变得更明显。可能很多人觉得这其实没什么,不关注就行了吗。

  这个没错,成年人的世界观已经成型,这种程度的舆论确实对绝大多数成年人影响不大。

  可问题早在2018年,我国未成年人互联网普及率就已经达到了93.7%,且逐渐成为互联网消费主力。

  我们这一代的未成年尚且还有成年人引导,下一代呢?下下一代呢?女权主义者那反婚反育的理论,只会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。

  心理学上有个羊群效应理论,在没出现领头羊的情况下,羊群个体往往十分散漫,盲目的横冲直撞,可一旦出现领头羊,原本散漫的羊群便会不约而同的跟着领头羊的方向去走。

  如果把互联网比作羊群,那么这些极端倡议者就是领头羊,个体不明显,但影响范围很大。而且容不得任何带有反对属性的质疑,哪怕是几个表示疑惑的标点符号,都会被打上对立阵营的标签。

  要么直接屏蔽拉黑,要么就是以重男轻女、性别歧视、彩礼、房价、冠夫姓、生孩子、养孩子、家务分配等理论来反驳。

  可我还是想问一下,极端倡议者真的明白这些社会现象所代表的深层含义吗?确定不是打着理想主义者的旗号,却干着利己享乐主义的事情吗?

  女权在这个问题上,往往将其认定为封建毒瘤,进而引申到性别歧视、男女地位不平等。

  由于封建时期这样的问题确实客观存在,所以反女权在这个话题上,往往属于吃亏的一方,要么一句略显苍白的“这是传统”,要么直接开始键盘对线的后半场,从辩论升级为问候族谱。

  我国其实并不存在严格意义上的冠夫姓,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条,就明确规定保持各自姓氏原则。

  即便是古代,也是以一种夫姓+本姓的形式存在,不信的可以去给自家先祖烧柱香,看看灵位、族谱上到底是怎么写的。

  反而是国外很多国家,直到现在都还普遍存在“冠夫姓”现象,比如《瑞士民法典》第160条,就明确规定丈夫姓氏为夫妻共同姓氏,当然,新娘有权将自己姓氏置于夫姓之前。

  我国女性在姓氏这方面的地位已经实现男女平权了,好吧,女性不用再冠夫姓,那子女冠夫姓又怎么说?

  但直到唐朝时期,依旧存在大量女性参政的现象,民间女子也能自由恋爱,同时享有继承权。

  简单来说,当时的男尊女卑,更多是以男女所承担的社会责任来划分,不是什么阶级意义上的男尊女卑。

  而华夏文明进入到文明社会以后,除了一个接一个政权更替事件,还有一个显著特征,就是无休止的战争。

  别的不说,春秋时期294年,大小战争448次,战国时期254年,光大规模战争就有222次,伤亡人数压根就没法统计,只需要知道但凡有个大规模战争标签,尤其是战国时期,伤亡人数基本在十万以上。

  那时候可没有什么《日内瓦公约》。破城之后,烧杀抢掠甚至是屠城的事情也并不少见。这还不包括那些查不到史料的。

  那么大家说,战场上的输出主力是谁?是先天具备体力优势的男性,他们要保护的是谁?是背后城池里面那先天弱势的妻儿老小。其中不乏连子嗣都没有的男性群体,牺牲就是绝后。

  为了守城,他们满腔的热血洒在了战场上,城池里的子嗣,是他们留在人世的唯一烙印,子嗣的姓氏,也是纪念他们的唯一标签,同时也是子嗣长大后继续保护妻儿老小的遗志。

  这是一个轮回,是战争年代男性所必须承担的责任和义务,是为子孙后世的和平争取下来的福荫,也是子女冠夫姓的真正含义。

  请不要用你们的无知,侮辱了这以历代战争之血为代价,才最终换来的子承父姓,我不怕被骂,我也不想成为什么斗士。

  但我还是想说,既然我们生于和平年代,子女冠夫姓的含义也已经不像战争年代那么深刻,但怎么着也不该成为极端倡议者追求男女平权的借口。

  更何况当代法律又没有规定子女必须冠夫姓,那么子女冠姓权完全可以凭借夫妻双方自己的意愿自行选择呀。

  极端倡议者们既然已经扛起了反婚反育的大旗,为何又要去当那个领头羊,借自身意愿去强行干预普通男女的选择意愿呢?这还是追求男女平权吗?跟帝国主义的暴力掠夺式扩张有什么区别?

  更何况随着了解程度的加深,我不认为当代来回横跳于各个平台的极端倡议者,追求的还是男女平权,反而更倾向于追求特权,故意挑拨男女性别对立。这才是值得我们每一个人警惕的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